职业IT人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搜索
查看: 114|回复: 0

神吐槽:让六一成为“无网游日”,这样的要求算不算太高?

[复制链接]
无处不在 发表于 2018-6-6 09:56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人可以食无肉,不可玩无网游。到什么地步了?看看下图。网瘾之病,病得不轻,令人揪心。
11d1a54aa2c341e9aa318f5dff9e651b.jpg
这一次站出来呐喊的,是一批有良知的科学家。
六一儿童节前夕,22位院士联名在《中国科学报》上呼吁营造“无网游日”——
在每年六一儿童节当天,网游运营服务商能够在某个时段暂停服务器运行,各大网络平台能够主动屏蔽网游内容和相关链接。
这大概算得上网游泛滥之后,来自科技界最有分量的一次呐喊。22位院士,都是从事科研工作的顶尖专家,他们以集体联名的方式表达对网游伤害青少年、伤害未来社会的骨感现实,传递出类似于“救救孩子”的焦虑与呐喊,既是出自良知,也是表达了对于网游泛滥的科学认知。
诡异的是,这封联名信并没有激起太大的浪花。自然,让儿童节成为“无网游日”,也没有在今天被兑现。
更诡异的是,在某个发布这份22位院士联名信的微信公众号上,反对、嘲笑的声音被顶在了头条位置——
“求你们了救救游戏,把你们自己的孩子管好吧”;
“有错的不是游戏,是没有到位的家长”;
……
ad01c2e1f0294805b75107900264c6f8.jpg
从技术操作层面来说,让六一这一天成为“无网游日”,其实非常简单。只要一声令下,分分钟办成。
但长远来讲,它又是一个太形式化的手段。就跟各种各样的世界无烟日、无车日之类的警示意义、倡议形式,是一个道理。但不同之处在于,网游对于未成年人的伤害,不是靠倡议式的一日“断供”就能警示得了的。前者针对的是成年人,后者针对的是未成年人。前者更多地依靠社会群体的自律,后者依赖的是这一天成人社会给未成年人“断奶”。所以此形式化与彼形式化,不在同一个频率上,效果也不一样。
其实,22位院士的呼吁,不是只要一个儿童节成为“无网游日”,而是重点在呼吁中的前三个诉求——
1.全面推行网游实名注册制,并对网游设立严格的分级管理制度,加强对涉及不良内容网游的监管惩罚力度;
2.互联网企业以及各互联网平台,加强对网游广告的管理,严格审核网游的推广信息和推广场景,不让孩子们坠入不良商家的“网游陷阱”;
3.家长们日常放下手机,给孩子多一点时间、多一点耐心、多一点陪伴,和他们共同生活的阳光与精彩,更不要把随意打网游作为儿童节的“礼物”。
62fe52b2b4fd417db38f4f0b32f79224.jpg
这三个诉求,涉及到监管规则的顶层设计、平台企业的道德底线、家长社会的管教责任。三个层面,都在推动,但前两个层面力道不足,家长的压力就更大。
“至少在这一天”(设“无网游日”),这个诉求,已经很无奈、很客气,甚至有些卑微的姿势了,照顾到了方方面面的情绪。这样的要求,实在算不上太高。但是即便如此,似乎也没人搭理。
反对者的态度很明确——游戏无罪,罪在家长
今年的全国“两会”上,马化腾回应防沉迷游戏时给家长们“支招”:关于未成年人沉迷游戏,应当有所把控,但把控手段可以柔和一些,比如家长与孩子订立契约,做家务、学习成绩等与游戏挂钩。
所谓支招,就是方法沦;而方法论,来源于世界观;世界观,又源于利益观。所以,靠企业平台自己推自己,理论上行得通,但显然,社会寄予的理想很浪漫。让利益主体自动放血,跟与虎谋皮的难度是同样的。
游戏泛滥,青少年受伤。数据统计现实,中国的青少年,有网瘾的占了14.1%,有网瘾倾向的占了12.7%。两组数字加起来,总人数达到4260左右。
6aa3603588a54784856f807aa2be92d5.jpeg
这是一种病态,是现代垃圾文化带给青少年精神方面的一种病症。去年11月,世界卫生组织把游戏成瘾归类于毒瘾同等的“行为障碍”,正是看到了网游对于青少年心理与机理上的伤害程度。而中国游戏市场最大、产业最大,一边催生着杯满盆满的产业巨富,一边催生着数以千万计的“中国病人”。
4260万网瘾、类网瘾青少年,相对应的是1亿左右的家长。他们中,有的因为孩子沉迷网游而家破人亡、人财两空的。如果能够防得了、治得了孩子的网瘾,他们便是个顶个的专家。但是,他们被别人撂下的社会责任的挑子压得喘不过气来,还要背着“管教不严、管束无方”的黑锅。
所以,如果“游戏无罪、家长有罪”这种论调能被多数人认同,我怀疑,这一代青少年还会不会有一个健康向上的美好未来。
22位院士的诉求,理想很丰满,技术操作很容易,而实际上的操作难度相当大。没有青少年对于网游的依赖、没有依赖到成瘾的病态程度,就成就不了网游这个被中国刷新了的全球第一消费市场;就成就不了一些网游运营服务商巨无霸式的市值,成就不了这个行业这么高身家的一批富翁。
25cf7207aa2d46c6b28cf40b16301d62.jpg
换句话说,拿掉网游,有的网络公司市值就会立即趴下,有些富翁的身价就会立即坍塌。网游已经跟烟草一样,形成了一种跟经济发展、跟消费需求、跟税收增长等等多方依赖的“成瘾”关系。这才是22位院士所诉所求,实际操作难度最大的地方。
所以,如果院士们前三个诉求达不成,“至少这一天”的六一“无网游日”,操作起来再简单,也没有多大意义。
我们再来看看“别人家的孩子”吧——
为了预防网游危害未成年人,美国早在1998年就通过了一系列未成年人网络限制法案,强制要求游戏设计者必须设置成玩家须提供年龄证明;英国的游戏内容被细分到8个级别,并有专业机构加以管理与限制;澳大利亚网游由国家分级委员会制定,违者最高罚1.4万澳元;日本除了分级,手机终端还有专门的第三方监督机构监视;德国除了实名验证等技术手段,还规定必须使用被官方认可的青少年保护软件……
网游猛如虎。人家这么爱孩子,把网游第一市场拱手让给中国,开心都来不及。我们在自豪,他们一点都不羡慕。
deec617d8866418691815a846485089a.jpg
而中国22位院士的诉求,都是发达国家、法治国家早就施行的法规。人家可行了这么多年,咱们为什么不可行?在青少年保护问题上,并不存在啥特色与国情了吧?
【互动话题】
1.少年儿童沉迷游戏,你觉得父母责任多大?
2.六一当天设成“无网游日”,你赞成么?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手机版|网站帮助|职业IT人 ( 粤ICP备12053935号 )

GMT+8, 2018-8-20 17:15 , Processed in 0.085482 second(s), 24 queries , Gzip On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8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